相关文章

台州电子花圈,缘何被禁

来源网址:

所谓电子花圈,就如右图所示:一辆小轿车,顶着一块装饰着一圈塑料花的LED显示屏,屏上闪烁着“沉痛悼念×××”。遇到丧葬之事,几十辆“电子花圈”车就会代替传统花圈浩浩荡荡地开上路……

这是在台州萌芽并发扬光大的新鲜事物,短短一年多时间里迅速占领殡葬市场。路桥区新桥镇私人殡葬服务店店主潘先生就喝了头口水,赚了不少钱。

然而,今年清明节他却愁容满面。

台州市政府近日发文,明令从4月1日起全面禁止这种电子花圈上路。

潘先生很迷茫:电子花圈不是曾被认为是环保的送葬新风尚吗?怎么说禁就禁?它碍着谁了?

商家:电子花圈350元一个,村民私车都送来出租

村民老罗说,电子花圈是从去年开始热起来的,一开始是配角,混在传统送葬车队里。后来渐渐成了主角,一支送葬队里最少也有十几辆电子花圈车,数量多的,高达上百辆。

潘先生的私人殡葬服务店就在这里。他家后屋的仓库里,摆了十多台拆卸下来的电子花圈LED显示屏,“要用的时候,几分钟就能装回车顶。”

潘先生是台州最早从事电子花圈业务的人之一,“我家的电子花圈车,是全台州市的第六辆呢!”说起来他一脸得意。

那时因为电子花圈少,生意很好。“一个电子花圈出租价1000元左右,生意好时一天能赚上万元。”后来做这行的人多了,价格降下来了。在禁令下达之前,一个电子花圈的租价是350元。

因为获利丰厚,他家的亲戚朋友都心甘情愿地加入进来,只要私车不用,都归他调度。

几家关系好的殡葬服务店,电子花圈也会相互借用,“我们有一个很大的网络,要100辆都可以很快调过来。” 现在禁令一下,潘先生最大的财源断了,牢骚满腹。“真不知道好好的为什么突然禁掉了。”在他看来,电子花圈不用纸、不用烧,没啥坏处。

圈子里的几个朋友正在想办法规避禁令。“政府禁止电子花圈的理由之一是我们用私家轿车当营运货车拉LED屏,现考虑在货车的三面贴上LED板,更上档次。”当然,这个新型电子花圈的价格不菲,一辆3500元。

另外,他还承接一些电子花圈套装业务,比如宁波人经常会来租借电子花圈。“LED屏加鲜花装饰,还有一组电瓶以及变压器等全套设备,买回去装上车顶即可使用,全套价格是6000左右。”

路桥区新桥镇是台州电子花圈最为活跃的乡镇之一,据说路桥半数以上的电子花圈业务都是从这里做出去的。在禁令下达之前,镇上的大街小巷几乎天天都有排成长龙的电子花圈车进出,道路拥挤。

村民:260多个电子花圈堵在家门口,实在受不了

陈先生是住在殡仪馆附近的村民。他说,在电子花圈被禁前,通往殡仪馆的那条小路门庭若市。“每天都会有数百辆电子花圈从这边经过。”

今年年初时,他见识过一支规模最大的送葬队,电子花圈车从市殡仪馆门口蜿蜒而出,绵延数公里,不仅让104国道复线成了天然停车场,财富大道的红绿灯口4个角也都成了他们的“据点”。“我打听了一下,是个大户人家出殡,电子花圈租了260多个,那就是260多辆车啊!”

陈大娘是路桥桐屿街道下岭村人,因为家离殡仪馆比较近,也是一到“好日子”就发愁。“送葬车队多了,经常堵在家门口。你说,谁愿意一大早打开门就看到花圈?看着心里也犯怵。”

“车多人多,太乱了!”附近的村民都说早该禁了。电子花圈一消失,路通畅了,噪声小了,空气也好多了。

台州市殡仪馆在路桥区桐屿街道,这里是电子花圈的聚集地。禁令出台后,殡仪馆附近已经看不到一辆电子花圈车,取而代之的是原来的鲜花花圈和纸花花圈。

家属:禁了电子花圈,老母亲刚去世的王先生松了口气

用哪种花圈,对王先生来说区别不大,关键在于费用。

他算了一笔账,“这次葬礼举办得比较简单,一个送葬队,10来个鲜花花圈,所有费用加起来也就一万左右。”之前也有亲属向他建议用电子花圈,“那至少得请二三十辆车过来,费用起码得再翻一倍以上。”

王先生觉得,电子花圈被禁止了,对他们这样的普通职工家庭来说,减少了来自殡葬费方面的压力。

金大爷是在殡仪馆门口送葬乐队的工作人员,负责拉二胡,一说起电子花圈也直摇头。“普通花圈,一般一家也就送一个。电子花圈不一样,有的人要面子,一户人家要叫好几辆车过去。”

很多时候,几支送葬队伍在殡仪馆附近聚头,不自觉就开始攀比和较劲了。“大家都很要面子,就怕出去比别人排场小,很丢脸。所以能整大就整大,车队能整长就整长。这么比下去,太铺张了。”

在台州市殡仪馆,记者遇到了王先生,他的老母亲刚刚去世,全家人来送最后一程。